Menu

山西沁源森林消防大队6名队员牺牲后,淇滨区进行丛林消防真战练习

日前,锦州市委、市政府发来一封特殊的感谢信,对我本溪市专业森林
消防队员迎难而上,不畏艰险,敢于拼搏的精神提出高度赞扬

失去6位战友仅半个月后,郑云亮的队伍再次扑进火场。

图片 1

5月8日,锦州市义县稍户营子镇突发山火,森林资源受到严重威胁。本溪市31名森林消防队员接到命令后于5月9日下午4点45分抵达火场,迅速投入战斗。经过几个小时奋力扑救,一处绵延300余米的火线被成功扑灭。

在森林覆盖率56.7%的山西沁源,“油松之乡”的称号是当地人的骄傲。同样因为这些树,火成了当地人最可怕的敌人。

为切实提高专业森林消防队伍安全扑火作战能力,进一步规范火场指挥部处置森林火灾的程序和方法,提高应急处置能力,4月15日,淇滨区森林防火指挥部在淇滨区大河涧乡太行山脚下的灌木林地及农地内开展了扑救森林火灾实战演习,30名专业扑火队参加演习。鹤壁市森林防火办公室领导亲临演习现场,并对扑火队员提出要求:一是加强森林防扑火知识、避险安全知识学习;二是正确使用和熟练操作风力灭火机、灭火水枪、油锯等灭火工具和无线电通讯设备;三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团结协作,安全高效扑灭森林火灾。重点林区乡主管森林防火的领导参加了观摩,市电视台进行了跟踪报道。演习的主要内容有:紧急拉动,火场指挥部的开设,处置森林火灾的组织指挥,扑救森林火灾的战术要领及扑火机具的操作使用。9点30分,模拟演练开始,在太行山脚下,一片荒草地突发森林火灾,专业森林消防队员,身穿灭火服,带着风力灭火机、二号工具和灭火水枪,迅速登上运兵车,直奔火场。到达火场后,消防队员立即投入灭火战斗,经过20分钟的奋力扑救,山火终于被扑灭。突然,又一火情报到指挥部,有一片山火已直接威胁到村庄,消防队员不顾劳累,又立即转入新的火场投入战斗。同时,森林消防车也到达指定地点,向村边的山火进行水枪灭火,120急救车也及时赶到火灾现场,将一名伤员抬上救护车,经过专业森林消防队员和村森林防火突击队员的奋力扑救,山火被扑灭。通过实战演习,增强了森林消防队伍的警惕性和责任感,全体参训队员火场心理行为能力得到了锻炼,使每名扑火队员能够正确使用和熟练操作手中武器,提高了扑火队员自身的扑火能力及扑火队的战斗力,为安全、高效扑救突发森林火灾打下了坚实基础。

5月10日清晨,队员们又到达另一处火场。此处火场山坡正面火势很大,无法靠近,向导也束手无策。队员们只能绕到火场对面,准备下到谷底进入火场。但却发现这里山势陡峻,荆棘密布,灌木丛生,根本无法通行。火情就是命令。大家不顾手臂的刺痛,硬是徒手在荆棘丛中开辟出一条道路投入战斗。90分钟的艰苦鏖战,猛烈的山火被彻底扑灭。直到这时,精疲力竭的队员们才瘫坐在地从手掌中一根根地往外拔刺,有的队员脚上全是水泡。

3月29日13时许,沁源县王陶乡附近的森林燃起了大火,伴随最高8级的大风,迄今有1.5万余人投入扑救。半个月前,同样发生在沁源的一场森林火灾中,7名本地森林消防队员因风向突变,被困火场,其中6人牺牲,1人受伤。6位牺牲的队员分别是:武俊文、阴楷、霍成、平亚琦、杨智丞、牛鹏飞。

5月10日上午,本溪市专业森林消防队又到达第二处火场。这是一片油松与天然林的混交林,林下可燃物积层较厚,在油松林中形成了树冠火,火势异常凶猛。队员们迅速分成两组,从树冠火稍弱的天然林进入火场,沿火线两侧快速推进,形成了近2米宽的隔离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浴火奋战,彻底控制了向外蔓延的火势,又经过两个小时的扑救,终将火魔制服。

沁源县森林消防大队教导员郑云亮说,队员们心照不宣地避免提及6位牺牲的战友,“越是难过,不能总重复”,“还要上山,我们还有工作”。

在义县扑救山火的几天里,我市专业森林消防队共组织救火6场,每天只能休息4个多小时,体力严重透支。没有时间吃饭,他们就随便嚼一口面包。天气炎热、火场温度高、工作强度大,队员们只能轮流喝一壶水,谁渴了就喝一小口。在救火间隙,疲惫不堪的队员们席地而卧,休息片刻,接到任务后立即抖擞精神投入到紧张的战斗中……

郑云亮回忆,3月14日的山火原本面积不大,可当天的大风“吹起两个大火球”,越过了公路、村庄和老百姓的头顶,坠入另一片山林,引发了更大的火势。几名牺牲的队员当时正在行军,距火线尚远。突然一团飞火从天而降,继而诱发爆燃,烈火顷刻包围了他们。

看到本溪市专业森林消防队的队员们敢打敢拼顽强不屈的战斗精神,锦州前线指挥部领导深感震撼,不由赞叹道:“本溪部这支队伍真勇猛!”
5月15日,本溪市委、市政府收到来自锦州市委、市政府的特殊的感谢信,感谢我市专业森林消防队员的英勇表现,对他们迎难而上,不畏艰险,敢于拼搏的精神提出高度赞扬。

6人中,1位排长、1位班长、4位队员,他们中只有两人结了婚,一人有孩子。

最年轻的霍成年仅19岁。郑云亮记得,他去年夏天高中毕业才入队,那时还像个孩子。霍成的妈妈曾告诉媒体,孩子“在学校听老师的话,在家里很孝顺,在村里也不淘气,从不打架”,消防员是他自己选择的职业,“他喜欢这个工作”。

沁源县2011年成立森林消防大队时,武俊文便加入了。他是退伍军人,“努力又踏实”。郑云亮说,武俊文任排长以后,有队员的母亲生病,武俊文主动为这家人组织募捐;第二年,那位队员出了车祸,他又毫不犹豫地自己掏出一笔钱。

“他是个好人。”郑云亮说,“但这就是我们的职业,高危行业。”

4月2日,郑云亮又指挥着队伍扑打明火——火越过数个山头,新一轮的大火袭来前,队里还未来得及认真哀悼6位牺牲的战友。

郑云亮说,他从未见过这么大的火,比半个月前还大得多。他承认,3月29日的那场火情超出当地处置的能力范围。

应急管理部协调了内蒙古、甘肃、北京3地共1300名专业森林消防员前来支援。一位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的消防员掰下一节荆条递给记者说:“太干燥了,这简直是最好的燃料。”

一线火场面临的形势更加棘手:油脂量高的油松动辄掀起几米甚至十几米高的火墙,树冠的火光能烧红天际;燃烧的松果顺着山坡滚下,带起一路烈焰。

“他们不容易。”这位消防员说。沁源这类市县森防队,被称作“半专业地方队员”,设备与培训都逊色于专业队伍。

沁源山区“山高、坡陡、沟深”,一位消防员解释,东北和内蒙古的一些林火,火势虽大,可就像“孩子尿床”,火线大致规律扩散;山西地形复杂,火势星星点点,想把火线彻底围住,“就像在石头上刻一段花纹”。

一位森林消防队的支队长称,自己和大火打了20多年交道,沁源这场火令他备感惊险。一天之内,他带领队员两次紧急避险。沁源复杂的山势引发了各种“小气候”,乱窜的阵风使得火势瞬息万变,甚至顷刻间180度转向,与扑救队伍迎头相撞。

队里一位宣传员意外记录了一个场面。他当时忙于避险,挂在脖子上却未关机的相机记录下9分多钟的摇晃画面:伴随“往后撤”“快跑”的嘶吼声,队员从之前山火烧过的迹地跑步下山。灰白的草木灰没过脚踝,窜进鞋里。一位战士的鞋甩掉了,赤脚一路踩着滚烫的地面,被烫出一片水泡。

白烟很快遮天蔽日。拍摄者一瞬间无法找到队友,确定不了路线。他不得不停在原地。半分钟的画面呈现死一般的寂静,唯有大声喘息和镜头摇晃的撞击声。

灭火条件很艰苦,一位甘肃的教导员带队收到给养后,自己拿了品相最差的午饭——一碗汤汁早已被吸干、皱褶如布团的面条。他把含水量高的苹果让给口干舌燥的战士。在过去几个气温降到零摄氏度以下的夜里,很多救火人员散布在各个山头,只能躺在露天草地间,进行短暂修整。

截至4月2日下午,沁源“3·29”火场北线东段仍燃明火。火势顺着大风,沿山脊向北推进。灭火人员依托盘山公路,利用机械化装备,打出了一条东西绵延8千米、宽近1千米的巨型隔离带,试图彻底阻击山火;沿东西两线布防的救灾队伍盯守着从山脊蔓延而下的火焰。

郑云亮的队伍参与扑救了几段火线,如今驻守在一个早已疏散、鲜有人烟的村庄。他们阻截了山火扑上房屋。

眼下,牺牲队员空出的编制已经被补齐了,排长和班长得到补选,那场灾难里唯一一位受伤的队员成了新任排长,现在还在火线上。他被烧伤的耳朵快康复了。

他们大队的队所被临时征用了,变成“3·29”森林火灾扑救前线指挥部的驻地。这栋小楼有两间宿舍,挂着“英雄排”和“英雄班”的崭新金属牌匾。

两间屋子正是半个月前牺牲的6位消防员的宿舍。郑云亮说,悲剧发生后,单位内部开了一场会,挂上了这两块牌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